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天才造字

徐冰师生作品展

活動期間 2017/11/11 ~ 2018/01/07
活動店別 诚品生活苏州
时间 2017/11/11-2018/01/07
地点 诚品生活苏州 3F 展演厅
参与方式 自由入场,免费参观

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

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

 

——《圣经 · 旧约 · 创世记》第11章

 

《圣经》中,能够通天的巴别塔。最后,因人类不同民族间语言不通,而未能完工。

 

什么是文字?面对这一问题,多数读者心中都有着斩钉截铁的判断。

 

正如Wikipedia解释:原始文字是人类用来纪录特定事物、简化图像而成的书写符号。

 

象形文字

 

  • 但如果当文字保留了“字”的样式,却又被剥离了“记录”的功能,它会变成什么?

  • 如果西方的线性文字以汉字方块的形式重新组合之后,那会成为一种新的文字吗?

  • 如果让文字回归成一种全世界都能看懂的图像,《圣经》中耶和华的诅咒是否就要破除?

 

面对这些看似脑洞大开的异想,有的人不仅想,还付出了巨大努力,将之付诸实践。

 

此人名叫徐冰,在其超过四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多数创作与文字有关。

 

1999年,因其在书法创作及版画方面的成就,徐冰获颁被称为艺术界“诺贝尔”的美国跨领域最高奖项麦克 · 阿瑟奖(MAC ARTHUR AWARD)(俗称“天才奖”),是该奖项历史上的第一位华人获奖者。

 

 

今天,距离获颁“天才奖”,已经过去十八年,这位“造字天才”没有停步,他的文字艺术创作也自有其生命,始终随着时代的推进而持续生长。11月,我们邀请徐冰和他的学生们,带来各自艺术生涯中的代表作品,在诚品生活苏州与大家见面。

 

本次展览中,将展出艺术家徐冰创作生涯中大多数与“书”相关的作品,时间跨度逾40年。从天书到地书,从英文方块字教科书到文盲文……不论观众使用哪一种语言,也不论学历高低,在这场展览中,总有你看得懂的,也一定有你看不懂的。

 

但,总有新发现。

 

 

 

雁渡寒潭不留影

——徐冰和他的学生们作品展

 

时间 | 2017/11/11-2018/01/07

地点 | 诚品生活苏州 3F 展演厅

参与方式 | 自由入场,免费参观

 

 

禅语里有一句话叫“雁渡寒潭而不留影”,这句话是很有意思,就是说任何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对过去的遗憾你不要投入太多的注意,对将来你也不要抱过多的幻想。这些都是消耗,是给你造成困难的因素。你真正需要做的就是——面对眼下和此刻。你把每一个此刻的时段珍惜好了、使用好了和发挥好了,你就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人生,你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出来。事实上,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呢,对他们来讲,并不存在真正的困难。

 

——徐冰

 

本次展览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徐冰先生作品展览,一部分是硕博士(徐冰的学生们)群展,而“雁渡寒潭不留影”彰显的正是徐冰师生们共同的艺术态度,乃至于人生态度,故本次展览以此命名。

 

 

文字是可以“玩”的!

 

1955年,徐冰出生于重庆,后迁至北京,其父任教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其母在图书馆学系任教。成长于书库、纸堆中的徐冰,同时也经历了中国五十年代那场轰轰烈烈,影响波及至今的“汉字简化运动”。

 

尽管,关于那场文字运动的成功与否,还需留待历史回答,但“原来,文字是可以’玩’的!”却成为一种潜意识,在少年徐冰心中悄悄伏脉。在其后漫长的创作生涯中,“文字”是意义、是图像、是材料、是线索……更是蛰伏绵延超过四十年的创作灵感。

 

 

一个人,花了四年的时间,

做了一件什么都没说的事情。

 

一切都要从《天书》说起。

 

早在获得“天才奖”肯定之前,甚至在移居美国之前,青年艺术家徐冰的第一件成名作《天书》,始于1987年。《天书》以汉字为型,拉丁文为体,结合创造了近四千多个“伪汉字”,并采用活字印刷的方式按宋版书制作成册和几十米长卷。包括徐冰本人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从中读出任何内容。

 

《天书》展览现场

 

 

《天书》四册一套

 

 

《天书》 第一页

 

徐冰后来回忆说,1986年,第一次想要做一本“谁也读不懂的书”,此后几个月,光是想到这个念头就浑身激动起来,不断为这件还没诞生的作品附加“意义”。但真正令人惊奇的是,《天书》后来的创作过程,从设计字型、决定字体、活字刻版到装帧设计,都将假戏真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每一个细节都颇有讲究。历时四年,徐冰泡在书库中研究字型、依据《康熙字典》逐一造字,亲手雕刻四千多颗活字木块……“认真的态度”在《天书》的创作中,演变成为一种艺术材料,让这件原本就无意义的作品愈发荒诞。

 

《天书》活字原版

 

构成《天书》中文字的要素,有我们所熟悉的横、那、竖、弯、钩,其组成方式并不单纯,而是将汉字复杂化,在同一个字体中切割成上下左右四个区块、有的则是部首、形状与汉字相近但无意义的边旁所组成。

 

2008年,徐冰旅美后回国,再忆起17年前的那个执着创作《天书》的青年,他说:一个人,花了四年时间,做了一件什么都没说的事情。

 

尽管创作者觉得自己“什么也没说”,但《天书》面世至今,观看者中总有人问,这本被抽空了内容的书,究竟表达了什么?它看起来如此认真虔诚,以至意味深长。曾有一位人文学院的教授在观看《天书》之后感慨,“第一次感受到文字是有尊严的。”在文字作为工具被世俗滥用后,《天书》把文字中最核心的,为人类服务的功用性和职能性抽空,剩下那个无法随便使用的部分,自有其尊严。

 

艺术欣赏永远是不断解码的过程,至今没人能够对《天书》的意义做出完全的盖棺定论。

 

但可以确定的是,从《天书》开始,徐冰的“造字”之路正式启程了。

 

 

写字这件事,革命了。

你生活在哪儿,就面对哪儿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

 

——徐冰

 

1990年,徐冰移居美国。在新的生存环境中,“沟通”成为最迫切的问题。一个中国艺术家在美国,有着成年人的思维,却在语言上稚拙如儿童。在这种情况下,两种文字的不同,成为艺术家嫁接创作的动力。

 

1994年起,徐冰着手研究新英文书法,不再重复此前不可辨识的“天书”,而是可阅读的一种折中字体。艺术家使用书法样式,将所有英文单词以汉字的思维书写成“方块字”,像是将两个不同基因谱系的物种杂交,催生了一种全新的文字物种。

 

Men Nursery and Women

 

艺术为人民,ART FOR THE PEOPLE

 

生活中你可以逃避,但在艺术中是不可能的

In life you can hide, but in art its impossible

 

我个人感兴趣的是它(新英文书法教室)对人们习惯思维的改造以及对一个概念边界的触碰。对字形中微小量的改变验证出人类习惯概念的局限与顽固。你试着走出去一点,整个天地就有可能要重新划分。……人类思维的懒惰,需要这种打击。

 

——徐冰

 

1996年,不满足于单纯“字体设计”的徐冰将展览形式改为开放式,画廊变成教室,有课桌椅,有黑板,有电视教学设备,有教学挂图,有教科书,有笔墨纸砚,参观者能够坐下来,实际书写(英文字母、汉字外型、汉字结构)。

 

这一改变,为“新英文书法”赋予了全新的意义:西方社会中过去停留在“抽象画”层面上的书法欣赏,终于真正地与“文字”发生了联系。新英文书法的形式与中国书法完全一样,内容却与英文完全一样,一种关于“书写”的全新概念,将所有人既有的思维认知打回原点。自此,这件作品的意涵便不再停留在中西文化交流、合璧,而是透过传播,为人类广泛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

 

在徐冰“新英文教室”的现场,不但备有笔墨纸砚、描红字帖,往往还有现场教学:如何将26个英文字母有机地组成方块字。很多西方人和中国人都乐意走进这样一种全新的文化语境,从描红写字开始,学习一种新的文字,颠覆一切既有概念,参与当代艺术的创造——看看自己的思维认知在不同系统之间斗争与调和的过程,是如何被一五一十地记录在纸上。

 

新英文书法教室

 

 

新英文书法的字母对照

 

 

普天同文的新世界

在我看来,艺术重要的不是它像不像艺术,而是看它能否给人们提示一种看事情的新角度。

 

——徐冰

 

进入2000年后,徐冰长期以来对文字、符号和意义的研究兴趣,逐渐酝酿成为一种新的文字系统:地书。

 

机场安全标识

 

 

口香糖标识

 

十几年间频繁来往于机场与班机间的徐冰,先是注意到不同航空公司的安全说明书,被一种以识图为主,传达复杂信息的表达方式吸引。直到2003年,口香糖包装纸上的三张小图带来了《地书》最初的灵感:既然,只用标识就可以说明一件简单的事情,那么标识就同样可以用来讲述一个长篇故事。

 

与《天书》的创作历程相似,创意从诞生到落实,之间依旧隔着长路漫漫。与二十多年前相比,徐冰也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个认真到一丝不苟的艺术家。徐冰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整理世界各地的标识,并开始研究数学,化学,物理,制图,乐图,舞谱,商标等专门领域已经相对成熟的表达符号。又加之互联网的普及,使ICON语言日新月异地发展和丰富起来,更大大提升了这一项目的复杂性。经过七年的材料收集、概念推敲、试验、改写、调整、推翻、重来,最初的灵感终于转化成一件成熟的艺术作品问世:2012年,《地书》出版。

《地书》作者:  徐冰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地书》中的一页

 

《地书》是一本可阅读的小说,由一整套“标识语言”写成,描述了一名普通白领“黑先生”在一天24小时内的生活,从早晨7点到次日早晨7点,睡醒后去吃早餐,上班,会见朋友,在网上寻找爱情,然后出门约会。书里有标点,但没有文字,取代文字的是图形、logo、标示、情感符号等,全部来自于世界各地真实使用的符号。

 

“读者不管是何种文化背景, 只要他是被卷入当代生活的人, 就可以读懂这本书。”为配合此书,艺术家还制作了“字库”软件。使用者将英文句子打入键盘, 电脑即刻转译成这种标识语言。这可以被看做是一套现代象形文字,也可以被看做一个电脑小游戏。

 

人们隔着一面墙,在电脑上用“地书”的标识系统交流。彼此之间“既远又近”,是现代人的生存状态写照。

 

从八十年代的中国大陆,到今天四海一家的地球村,时间过去二十多年,还是那个对“文字符号”着迷的天才,还是那种在艺术面前不避不逃的诚实态度。从不论学历高低,没人能读懂的“天书”;到不论贫穷富贵,诉说着普天同文理想的“地书”,自始至终,如徐冰所言:在艺术面前,人人平等。

 

2017年11月11日,《雁渡寒潭不留影》徐冰和他的学生们作品展正式开幕,欢迎来看,欢迎来玩。

 

重新学字,来“扫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