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未来城市:属于每个人的,另一个家

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专访

活動期間 2017/03/03 ~ 2018/01/31
活動店別 诚品生活苏州

我经历从集体主义的20世纪到这个高度流动性、无根感的21世纪,这是一个高度压缩的旅程。既包含兴奋也让人深感困惑,你似乎在同时创造与失去自己。而这个社会变迁的经验也不仅仅发生在中国,它也是一种更普遍的世界经验。你熟悉的旧世界加速消亡,而新世界仍在诞生之中。如何为我们创造出一种新的家的归属感?
 
——许知远 《理想家2025》
 
 
面对这样的疑问,青山周平,这位在北京胡同里生活了逾十年的日本建筑师或能给出自己的答案和心得:“我做的东西,很多时候是城市里的另一种家。”
 
因参与东方卫视的一档家装改造节目《梦想改造家》而广为人知,但青山周平却并不希望自己在人们眼中是一位“专门做小空间改造的设计师”,因为在他心中有着比“小空间改造”更宏大的理想——“400盒子的社区城市”:透过“共享”的理念,改善人们对家和城市的体验。2017年1月的诚品阅读大讲堂中,青山周平做客现场与观众们分享“城市与建筑”的关系。讲座前的采访中,我们有幸就“共享空间”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邀请建筑师作答。
 
 
 
告别了:“简单住住”的旧时代
近年来,城市结构、构成城市的建筑和生活消费习惯的更新使得人们对传统住宅的期待发生了改变。青山周平在北京的工作室每天都会接到许多电话,多是希望请他设计改造现有的住宅。多样化的需求中,我们可以看到:“住大房子”这样简单的要求已经不再是所有人(甚至大多数人)的梦想,人们现下寻求的是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去年,《梦想改造家》胖大婶家改造的那一期节目播出后,工作室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电话,几乎全是私人住宅的改造项目。在此之前,我从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对自己的住房感到不满。“简单住住就好”的想法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人们希望住宅能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想,中国社会目前对生活住房需求的改变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是政府政策的推动。十年前我刚到北京工作时,设计的都是100㎡以上的大房子,直到政府出台新政策推广90㎡以下的房子,我们的设计面积才渐渐变小,最近甚至有开发商找我开发13㎡的住房项目。第二,人们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并且,类似《梦想改造家》的小户型改造案例让更多人觉得改变是有可能发生的。第三,人们的审美改变了。早年政府开发的项目都是一次性设计、一次性施工完成的,这使得所有的房子都一模一样。而现代人的审美大多不太中意七八年前的设计了,希望能有设计师帮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改造居住空间。
 
同样的,今天日本的年轻人也不再需要大房子了,他们感兴趣的对象不再是物质,而是亲身的体验。按照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律:时间就是金钱,投资会有回报,但如今日本银行的利息几乎为零,时间不再是金钱了。以我为例,我和太太的家中各自留有房产,但因为利息为零,因此,这些房子不再是资产而变成了负担。——不能说物质变得没有价值,而是人们生活中更值得关注的东西发生了转变。
 
 
 
新技术:催化自由自在的未来城市
青山周平和太太如今住在北京胡同一套40㎡的小房子里,但“家”的实际范围却远不至于此。胡同里的菜场、旧沙发、小餐厅,甚至整条街道都是家的延伸,人们可以在这样的共享空间中自由交流、活动。在这样的生活基础上,青山周平提出“400盒子的社区城市”,为未来的生活方式提供了一种全新可能。
 
搬到北京胡同居住后,我经常能在夏天看到不穿上衣的人们在胡同里活动。刚开始我不明白这么做的原因,后来才慢慢了解:在他们心中,胡同也是家的一部分。另外,在我北京办公室边的空地上有一个集装箱,人们可以通过微信预约的方式得到一个开箱密码,有了这个密码,就可以在某一时间段内享用这个健身房。这些从原本的住宅中延伸而出的“公共的家”,就是我所感兴趣的“共享空间”的居住模式,也是当下许多设计师关注的话题。
 
因此,我提出“400盒子的社区城市”,为未来的共享社会提出一种可能。每个“盒子”下面安装了滚轮,内部是一张单人床,外部则是可以根据喜好自由安装的玄关柜、书架、衣柜等部件。所有的盒子聚集在一起,将原本放在私人房间中的家具摆在外面,盒子与盒子之间的空间就变成了如同胡同一样可以共享的地方。根据公共空间每天不同的活动场景,“400盒子的社区城市”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虽然形式上与群租房相似,但“400盒子的社区城市”结合了更多的先进技术,让共享生活更自由,而非强迫式的居住。技术能让我们的生活更放松,例如,最近亚马逊推出了一个没有收银台,也没有防盗系统的概念超市,人们只需要在进店时登录自己的账号,就可以将商品直接取走。通过各种感应系统,超市会知道客人取走了哪些商品,并自动从用户的账号里收取费用。“400盒子的社区城市”也会运用类似的IC管理,对人们的书、衣服、行李箱进行管理,“盒子”的主人可通过手机或电脑查看到私人物品的位置和使用者的情况。私人物品由此变成了人人都可以放心使用的公共物品。
 
新技术和新概念不断出现,使生活变化的速度比我们想象得更快。虽然有人认为“400盒子的社区城市”的生活模式很乌托邦,但在我看来却是很现实的。
 
 
 
新链接:兴趣联结建构未来之家
倘若从“大房子”到“小房子”是中国社会家居环境改变的显象,那么背后更深远的改变则在于基于血缘联结的传统家庭形式的逐渐弱化和解体——更多现代人从乡村迁徙到城市后,开始“一个人”的独立生活。回到开篇许知远的担忧:对于年轻人来说,旧世界已经消亡,新世界却仍在诞生中——如何创造一种新的、家的归属?在青山周平所设想的“400盒子的社区城市”中,家的触角延伸至城市,一种新的人际归属或可被重新创造。
 
传统社会中,人际关系靠血缘联结,形成关系复杂而庞大的“家族”;进入现代社会后,渐渐解体成为3-4口人的“家庭”;再到今天,日本社会中存在大量独居家庭,或二人世界——血缘联结的模式一直在改变。另外,与中国大陆不同,在日本还存在一种依靠工作联结的人际关系。现在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休的这一代日本人,是占日本人口最大的一个群体,也是他们把日本的经济从二战之后提升到现在的水平。他们一辈子都工作在岗位上,通过公司平台社交,名片比什么都重要——一旦退休,许多人都会迷失定位。因此,如果没有另一种新的联结方式,他们都会变成一个一个孤单的人。
 
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很快,很多人小时候住平房,如今住楼房,居住环境已大不相同,年轻人会因此失去传统的“家”的概念。他们有房子,但是没有家。所以,现在人与人之间的联结,可能不再仅仅依靠地缘或血缘,当传统的缘分渐渐弱化,“兴趣”或将成为新的联结点。在“400个盒子”的社区中,所有人的东西都摆在外面,这时,物品会体现人的性格和兴趣。比如,我的书架上会有建筑、设计类的书,别人看到我的盒子就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于是,感兴趣的人就会靠近并产生交流。当兴趣变成一个契机,人们可以轻易地找到同好,“兴趣区域”便由此形成。而我希望城市空间可以成为家的一部分,我希望透过这些不同公共空间设计,为家延伸空间,让更多人在这里交流、碰撞,这也是我在设计中一以贯之的理念。
 
例如,做书店项目的时候,我是从“书到底是什么?”的角度出发考虑的,而并非追求单纯的“好看”。对我而言,书店是区别于其他商业空间的特殊存在,它的功能不仅是卖书,而是大家的书房,人们可以在书店自由地交流讨论。无论年龄长幼、单独一人或结伴而行,书店都可以是一个想待多久就多久的地方,因此也许会成为共享社会的核心地点。我想,在未来的城市中,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公共空间会变成“家”的一部分。
 
所以说,家化城市,城市化家,家和城市也许终将渐渐结合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