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誠品生活>精采生活>本月焦點>封面故事

本月焦點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创意疑云下的设计力量

苏州洛可可创意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纪翔昊

无人否认,“创新”与“设计”向来是两个相生相伴的概念,而好的创意、原创的特色,几乎是一切设计作品中最为可贵的闪光点。
2015年,中国发明专利年度申请受理量首次超过100万件,民间创意力量的崛起不容小觑。在此,我们并无意将创意分出高下、评定优劣,但在工业社会中,当设计落地,当概念作品投入量产,当创意切实地服务于现实生活,创新——这天马行空的创作,又面临着哪些限制与考验?工作在第一线的设计师们又是如何看待今天社会上的创新氛围?
纪翔昊,工业设计师出身,在国内外各项设计大奖中颇有斩获,现任苏州洛可可创意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透过对他的专访,我们将尝试接近一线工业设计师的视角——再看创新如何在这个商业社会中赋予设计力量,如何切实地改变你、我、每个人的生活。

 

 更好用的创新>更好看的创新
今天我们在市场上看到很多标榜“创新”的商品,不过是在旧有产品功能的基础上换了一个外壳,也许这个外壳很漂亮,但几乎所有经得住市场和时间考验的创新产品,都必须基于产品本身的目标人群,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体验有所改善。换句话说,在我看来,让产品“更好用”的创新要比让产品“更好看”的创新更容易在市场上立足——人们一定是先满足了功能需求,再考虑满足情感需求。比如,人们去超市选购水杯,首先是因为产生了喝水的需求。面对货架上陈列的五十款水杯,每一款都能够满足喝水的需求,在这样的基础上,自然是选择最好看的那一款。但如果某些水杯连喝水的需求都不能满足你,那何必还要去追求它的美?另一个例子是源自北欧,近年来风靡全世界的“极简风格”,看似指的是一种外观风格,但绝非“好看”这么简单。“极简”的设计原则在于省去一切装饰性元素,一切设计为使用者体验服务——这才是极简设计为全世界所接受的真正原因。


 审美的代价:昂贵的“好看”
在工业产品设计领域,尽管外观、审美层面的创新,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唯心的,但这绝不代表设计师个人对美的理解不重要。我们常常在网路上能够看到很多漂亮的产品设计,尽管这些作品大多是概念商品,市场上还很难买到,但仅仅只是“看到”,就已经让人觉得很欢喜了。不过,要将这些作品投入量产,让人们为“好看”买单,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我个人非常中意戴森的产品。其实,戴森的净化器、吸尘器、吹风机等等在功能上并无开天辟地,但产品设计的外观之美却着实很动人。以戴森的空气净化器为例,其滤芯成本其实并非特别高昂,但独特的圆形镂空外观设计在转化为量产商品时,就目前的生产线情况来看,非常挑战工艺难度。尽管在严格的品控之下,良品率远低于正常水平,落地难度大、成本高昂,但戴森始终坚持这样的外观设计——这就是人们为审美所付出的代价。

 

创新的价值:一个价值百万的理念设计
目前,中国主流社会中对创新价值的理解,尚停留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我曾经遇到过一些企业客户,对“创新优化”的理解依然停留在“外观更好看”,而且这种好看一定要符合他们的审美才行。这样的社会氛围,会将很多创意直接扼杀在摇篮,导致工作在第一线的设计工作者不得不为甲方的个人审美所左右。另一方面,由于这种不理解,人们也并不情愿为创新设计买单。举例来说,作为设计师,我常遇到熟人说:“老纪,拜托帮我设计一个LOGO,我请你吃饭。”我想,他们并不理解设计师创作一个LOGO要花费的时间和心力。
LKK曾经为戴尔公司做过一个熟悉中国用户的理念设计,对方希望透过这个设计向中国用户传达DELL服务器的力量感。而我们做了很多前期调研显示,在中国人的观念中,长江、黄河是力量的一种象征。因此最终,我们向客户提交了这样一个设计——价值百万元。这绝不是因为老外的钱比较好赚,而是因为对方真正认可、理解创新设计的价值所在。
 

工业设计创新:带着镣铐跳舞
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大量设计师,包括刚从设计学院毕业的学生,往往从个人审美、习惯的角度出发创作。但创新和设计都不属于“拍脑袋”的创作。当设计落地,成为商品,一定是服务于人的,因此,合格的产品设计师在创作时,要考虑的一定不只是“视觉美”而已。创新之前,做用户研究,了解用户的习惯和偏好,了解给谁用、在哪儿用、怎么用,才是最关键的核心。我们有时会遇到企业客户在提出设计需求之前没有做深入的用户调研,这样的需求就很有可能是伪命题,不能很好地代表目标用户。因此,我们预判这件产品完成之后会很鸡肋。今天,LKK作为一家整合创新设计集团,遇见这样的情况通常会直接say no,或者朝向一个对的方向来引导客户。
在清晰地定义了用户需求的基础上,设计师才会考虑怎样设计才能让产品的使用体验更好、更美观,使之成为一款具备商业竞争力的产品。当然,这样的设计还必须匹配目前社会上的生产力,才能够真正成为量产的商品。人人都想坐上时光机回到过去——但目前的技术、生产力办不到,因此“时光机”也不能被称为有效的产品设计。
总之,工业产品设计的创新,是带着镣铐跳舞,是在一定框架范围内寻求创新。


文化的突破口:“多喝热水!”
现代工业产品从源头上讲是从西方世界传入中国的,因此在功能上更多符合西方人的社会生活。因此,对于今天中国的产品创新而言,在深入了解消费者需求的基础上,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突破点是要能够更匹配当下的社会文化。
比如,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喝热水”不但是一种生活习惯,还在人际相处中象征一定情感意义——尽管简单,却是很多人表达关怀的第一反应。2014年,我们的客户掌握一种液态金属散热、吸热的新科技,对方想将这种科技用在服务器散热上,却始终碍于成本太高。正是基于“喝热水”这样的功能需求和社会文化背景,LKK利用这项技术创新设计了后来人尽皆知的爆款“55度杯”。这是一项典型的,基于用户功能需求和社会文化的产品创新。
 
今天,在国际设计类奖项中能够有所斩获的作品,绝大多数都需要在用户体验、环保、工艺、社会贡献度等方面有非常重大的改善和提升,而不是单纯地倚靠美观。

 

“独一无二”的工业设计品
提到“工业产品”,人们印象中默认的概念依然是一万个人用一万件一模一样的东西。那是因为过往的工业产品,起订量大多上万,工厂才有可能接单、开模、生产。如果有人想用独一无二的东西,就需要定制,但成本非常高昂。
但目前市场上逐渐出现一种工业品DIY的趋势。无人机、3D打印、机器人的产品很火爆,原因就是这一类产品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摆脱了工业化量产商品中毫无个性可言的这一瓶颈限制。再举个非常普遍的例子,现在很多手机厂家会推出不同材质、不同颜色的手机背板,同样也是怀着这个目的:在功能性上满足用户的同时,进一步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在量产的前提下,以设计创新的手段,尽可能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这是目前市场上比较明显的一种创新趋势和方向。

 

拨开品牌疑云,看见设计的力量
就我的观察来看,目前国内消费者对创新产品的接受度仍然有待提升。传统中国人的对习惯的坚守往往牢不可摧,最常见的例子:今天还有非常多中国家庭的厨房里用手动绞肉机——但西方人的厨房里早就充满高科技家电了。当人们对功能创新的接受度尚且不高的时候,更勿论接受审美上的创新了。
另一方面,相比于产品本身,今天的中国消费者似乎更愿意为品牌价值买单。微软去年出了一款笔记本和平板二合一的电脑,作为笔记本时,能够满足办公需求;作为平板时,又很好地免除了以往人们抱着电脑沟通时的不便。这样一款功能创新的产品,由于对用户的精准定位,在国外迅速热销。但在中国市场,人们对Mac笔记本仍旧怀有一种消费惯性。相较于国外用户在意产品本身在功能上与自身需求的匹配度,中国消费者更在意品牌带来的附加值,而不是产品本身透过设计带来的使用体验上的提升和改善。这就导致中国消费市场对于创新产品的接受度往往比国外慢一拍。
某种程度上,我想这与经济发展程度是密切相关的:中国人富裕起来的时间尚且不久,还处在急于告诉别人“我有钱”的阶段——这种心态会在消费选择上有所反应。


纪翔昊 洛可可苏州分公司总经理
工业设计师出身,至今,纪翔昊收获了红点奖、IF奖、IDEA奖、红星奖等众多国内外设计类奖项,更在2014年主持开发设计了“55度杯”,成就销量奇迹。2015年主持设计了“55度+ELKAY”净饮机,京东众筹上线10小时创造了160万的佳绩。现任洛可可苏州分公司总经理,带领一支年轻、优秀的国内设计师团队,探索着“设计改变生活”的更多可能。
 
苏州洛可可创意产业有限公司
LKK洛可可目前致力于发展整合设计服务和时尚产品两大业务,为客户提供产品创新设计整体解决方案。其中整合设计服务为客户提供以产品力为核心的系统设计解决方案,内容包括产品策略与研究、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品牌设计、UED设计、服务设计、生产供应链管理等业务;时尚产品业务以自主设计品牌 “SANSA上上”为主,旨在为消费者提供以创意设计为核心的生活美学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