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采生活

誠品專欄

COLUMN

好设计,告别“临时”生活

孙信喜 最具影响力的家居和设计类生活方式媒体《ELLE DECORATION家居廊》编辑总监、金点奖评委副主席

孙信喜 最具影响力的家居和设计类生活方式媒体《ELLE DECORATION家居廊》编辑总监、金点奖评委副主席

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之迅速令全世界瞩目,从粮食、家电凭票限购,到今天城市人热衷于旅游、教育、娱乐,三次消费升级影响下,中国消费者逐步与世界接轨,获得了更多元的选择和更广阔的视角。面对剧增的物质条件,年轻一代与上一辈之间的消费观念有怎样的差异?我们是否已真正懂得“消费”?面对长期受西方生活方式影响的中国社会,华人设计师们又当如何发声?
2016“诚品爱设计”开展前期,我们有幸专访了《家居廊》编辑总监孙信喜先生。供职于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家居和设计类生活方式媒体,频繁往来于国际一线城市的家居展会,孙信喜对于国人消费观的转变,以及海内外华人设计的未来走势,颇为乐观。而这背后的观察与思考,且听他道来。

 

消费升级下,城市人消费观的变化?
在过去三十年,普遍认为中国社会经历过三次显著的消费升级。尽管今天我们能够看到全世界各地,甚至各个时期的大师作品,但就在十几年前,我们所见、所接触的生活方式仍然是非常受局限的——无非是港台或东南亚。因此,前几年,巴厘岛热带土著的装修设计风格曾一度盛行,餐厅等公共空间争相模仿,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城市消费者的审美取向。
但2000年之后,尤其是最近十二三年间,中国社会处在剧烈变化中,物质、经济方面的飞速提升尤为显著。过去平均十年一次的消费升级,现在几乎三年更甚至更短时间内发生着——去年流行的工业loft风格放在现在来看,就已经觉得过时了。随着经济的发展、媒体的发达,我们的视野逐渐拓展到意大利、法国、德国等欧美国家,因此有了更全球化的观察角度。

这样的视角和经济基础,给今天的城市人带来的其实是一种更理性的消费趋势。2001年《大腕》里荒诞的电影台词“不求最好但求最贵”,在今天被很多人认为是现实生活的写照。但它之所以具有话题性,其实正是因为这种现象并不普遍,才会被镁光灯聚焦,抓人眼球。确实,与上一辈相比,今天年轻一代的消费观、消费习惯已大有不同:过去人消费是为了“生存”,今天人则是为了“生活”—— 如何更好地饮食、更好地旅游、更好地儿童教育等等。过去,人们的消费大多愿意体现在一些外露的方面,有钱时会点一大桌子鱼翅鲍鱼,恨不得剩下三分之二才好。但今天人们追求的是更健康、更环保、更好用等,富足时,会想吃萝卜青菜,只不过更讲究食材的来源和品质。这是今天年轻人消费的主旋律。

另外,今天,当人们下馆子、出国旅游的机会渐渐多起来时,年轻人是非常开放且愿意学习的,这在80后身上体现得愈发明显。我自己从事媒体行业,因此家里新潮的东西相对比较多。朋友来我家做客,看看这个、摸摸那个,都说“怎么用?”“我也要!”“哪里买?”……当人们了解到更多、更好的新事物,并且有得到的途径时,自然会朝向更好的生活去。与上一代相比,这是非常重要的消费态度的转变。以买房后购置家具为例,60后有什么用什么,几乎没得挑;70后挑选家具可能是由太太做决定,主导家里的装饰风格;但大多数80后会夫妻两人一起挑。人们对生活消费的主见越来越大、对生活状态越来越有要求。

虽然,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乐于尝新、对生活品质有进一步要求的消费者仍然是少数,但我相信这部分人在未来会成为趋势,成为大多数。

 

全民海淘的对象从过去的奢侈品向生活基础用品转移是近年来的一个显著变化。如何解读这种现象?
其实,使用高品质的生活基础用品,在国外根本不是一个问题,非常普遍。毕竟,要把家庭布置得得体合适,把生活经营得有声色是一件非常有讲究和难度事情。在这方面,中国社会其实才刚起步,对新事物、设计品的需求仍处於萌芽阶段,但发展是快速的——从网路上售卖的商品就能看出来:过去人们就算山寨都不懂得如何挑选高品质的对象,而今网路上的山寨货大多能够准确聚焦在一些优秀的设计品了。虽然我们坚决反对山寨,但这种转变不失为消费者需求变化的一种体现。

过去长久以来,中国人尽管对买房有执念,但消费方式却始终是“临时”的,随便买个锅、椅子,先临时用着……大量“临时”用品导致我们的生活状态也是“临时”的,我想这源于一种发自内心的不安全感。这导致无论是消费者还是设计师,对物品都没有怀有很高的期望值。同时,大多数中国消费者也迟迟没有形成成熟、稳定的审美观。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人的家庭装修同时混合了日式、欧式、地中海等各种风格,在这种情况下,要追求一件物品用十年、二十年,也是不够现实的。但今天,以我个人为例,比较少有冲动消费,不会因为第一眼看着觉得喜欢就立刻买下来。我购物时的第一考量,是希望买下之后自己能够长久地喜欢下去、用下去,而不要形成浪费。也许,目前大多数中国消费者的审美观尚且还不够成熟,但我们在过去的基础上已经发展得很快了,不应再过多苛求。审美的养成、观念的转变,从走到跑,这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都深受西方社会影响,年轻人吃的是西餐,看的是美剧,偶尔还讲英文,从需求层面被西化了。为满足这种需求而诞生的工业设计,在中国萌芽也才不过一二十年,在西方却已经发展了上百年。尽管现在确实有一部分城市人愿意购买更优质的进口商品,但中国目前的工业化程度已经到达一定程度,并非没有能力生产,只是设计风格还跟不上世界。不要小看中国人,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民族,当我们看过全世界各地的风格后,会经历模仿、反思和超越的过程——今天进口,不代表永远进口。

 

 中国设计师该怎么做?
08年的奥运会和紧接着的世博会,都大大激发了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这导致人们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感也有别于从前。当人们见过全世界的设计风格后,渐渐会觉得所有这些与我们东方人似乎没什么关系,就像在别人家做客,于是回过头来,想要寻求更多的情感联结——可以看到,近年来国内原创设计中的中国元素开始崭露头角。人们期望这种本土化、差异化的原创设计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带来工业设计的新浪潮。

关于传统文化的表现,相对来说,日本设计师在这方面做得更为成熟一些——相对于传统文化中的符号性元素,在他们的设计作品中更多体现出的是一种传统的情感和哲学思维。在日本和西方的设计界,很多设计师著书立传总结自己的设计哲学,比如怎样看待人与环境、与材料、与建筑的关系等。但在中国,现代设计起步较晚,这样的作品还很少见。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文化的分布呈散点状,唐宋元明清都不能代表“中国”,光是要完整描述中国风格都很困难。但这种浩瀚的、包容性的文化,如果能够在今天形成自己独特的哲学,再用现代的设计手段表现出来,我想同样会是非常吸引人的。传统文化的哲学思维一旦形成,地域性就会被打破,从而在全世界范围内被接受、流行——也许评论家们会分析其中融合了哪些元素,但归根结底这样的设计是属于当代的。中国设计师们需要探讨的是如何在设计中表现文化基因,而不是文化符号。比如苏州园林中有“三步桥”,为什么要建一座三步就能走完的桥?因为把桥的体量缩小后,池塘就显得大。这种“相对”的哲学观念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独有。不过,今天如果再造一座“三步桥”,那只是最粗浅的移植,唯独将这种“相对”的哲学思维浸润到设计师的思考方式中,再作出现代的设计,才叫做传承。未来的中国设计发展趋势,是把握传统文化精髓后,再创作出突破地域性的传承。我相信这会发生,只是仍然需要耐心等待。

 在今天国际家居展会上,什么样的作品最令人瞩目?什么样的作品能够最终成为量产商品,并普及?
首先,求知欲是人的本能,人人都喜欢新鲜的东西。为什么柯布西耶被人们奉为大师?因为他的作品开创了一种革命性的新风格,自然受人关注和追捧。其次,微创新的作品在原有基础上逐步作出改善,其中新鲜的部分也会受到关注。最无人问津的设计,不过是在原有基础上,换一个花纹或颜色——那不能给生活带来改善,也没有新鲜感。

至于展会上的概念作品到投入量产,成为真正的商品,则要再经过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包括物流、成本、量产技术等多方面的考量和考验。另一方面,设计品还要能够适应目前人们的生活方式,既不能落后,但也不能超前太多,才能真正被普及。比如,手机遥控开关很早之前就已经面市,但直至今日也未能普及,并不是这种技术不够好,只是它与人们目前的生活习惯、环境尚不一致。未来,当人类生活环境完全电子化后,也许人人都会使用它,那时再回头来看今天用的按键开关也许就会觉得过时。


孙信喜
最具影响力的家居和设计类生活方式媒体《ELLE DECORATION家居廊》编辑总监、金点奖评委副主席
2004年通过在《ELLE DECORATION家居廊》进入家居行业,2011年作为核心成员创刊《AD安邸》。2014年再次回到《ELLE DECORATION家居廊》全媒体平台担任编辑总监,作为权威家居设计类媒体团队的核心,具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洞察力,对国际设计趋势和潮流走向观察敏锐,主张新锐。

 

《ELLE DECORATION 家居廊》
1987年创刊于法国,全球拥有25个版本,以引领趋势、激发灵感,打造风格生活为诉求,定位于那些对家居和设计类生活方式有热情的消费者、设计师、建筑师及相关的专业人士。它带给读者的不仅仅是来自世界顶级设计师的创意设计,更多地激发个人想象力与创造力,如何在“家”的舞台上演绎时尚潮流,将创意融入生活,从而满足对精致审美的追求。